读《上尉的女儿》有感:普希金的诗歌

发布日期:  2020-04-23 15:51:38

  普希金的《上尉的女儿》我在很小的时候就读过,最近又重读了一遍。小说虽然是写的18世纪普加乔夫的农民起义事件,但却写得十分浪漫。我想这和普希金先是一位诗人,再是一位小说家有关。

  普希金的文化遗产中,有八百余首抒情诗和众多的诗体小说、长诗、童话诗等。我最早接触的是小学课本上的寓言故事《渔夫和金鱼》,现在也经常讲给孩子听。这篇小说中普希金也讲了多个寓言故事,摘录一个鹰与乌鸦的小故事:

  一只鹰问一只乌鸦:为什么你在这世界上能活三百年,而我只能活三十年?

  乌鸦说:因为你喝的是鲜血,而我吃的是腐肉。

  鹰想了想,说:让我也来试一试,吃点腐肉吧。

  他们看到一匹死马,乌鸦啄起腐肉来,说很好吃。

  鹰啄了一口,又啄一口,然后抖了抖翅膀,对乌鸦说:

  不,乌鸦兄弟,三百年吃腐肉,还不如喝一回鲜血。

  感觉普希金的浪漫是深入灵魂,他写的小说,无论长短,定有诗篇。而在《上尉的女儿》最感动我的就是普加乔夫一伙唱民歌的情形,一群注定要上绞架的亡命之徒,以威严的脸庞、整齐的声音、悲伤的神情合唱着关于绞架的纤夫之歌:

  别喧哗了,我绿色的小树林,别打扰我这个好小伙暗自神伤。明早我这个好小伙要去受审,那威严的法官就是沙皇本人。

  皇上他啊会开口把我问:你说,你这个农民的孩子,你是和谁一起偷盗又抢劫,与你同伙的还有许多人?

  正教的沙皇啊,我对你讲,我对你说的全是真话和实情,我的.同伙吗总共有四人:我的第一个同伙是黑夜,第二个同伙是宝刀一柄,第三个同伙是那匹好马,第四个同伙是把张紧的弓,打铁的箭头就是我的书信。

  正教的沙皇他开口说道:真行,你这个农名的孩子,你会偷盗,问题回答的也行!孩子啊,我要给你奖赏,在旷野上给你一座高高的宫殿,那便是两根木桩和一道横梁。

  个人感觉这部小说的情节有些是经不起推敲的。首先是普加乔夫第二次释放格里尼奥夫的情节,如果说第一次释放是普加乔夫顾念旧情,感激格里尼奥夫曾经的相助,那么格里尼奥夫第二次找到普加乔夫,在这位贵族青年军官明显欺骗这位起义领袖的情况下,在他声明不会背叛女皇,誓与起义军抗衡的情况下,普加乔夫还是成全了格里尼奥夫的婚事并放了他们,这实在是讲不通。还有玛丽亚谒见女皇叶卡捷林娜二世的情节,玛丽亚与女皇的相遇实在太偶然,相识后几句话即澄清了格里尼奥夫的疑点,实在太顺利了。

  果戈里曾经评价普希金是俄罗斯民族诗人,在他身上,俄国的大自然、俄国灵魂、俄国语言、俄国性格反映的如此明晰,如此纯美,就像景物反映在镜面上一样。普希金的多篇诗歌反映了俄国各阶层人物的生活及其喜怒哀乐,当真不愧被誉为“俄国文学之父”。

侧栏